健康的親子關系應該是什么樣子的呢?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在自己所擁有的親子關系,並不健康。在看《狗十三》之前,從微博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下影片的大致內容,很多人說影片太過真實,刺痛自己。所以不想和誰一起去看,總覺得這種關於成長經曆有共鳴的影片應該一個人去感受,因為經曆不同,感受也不同,不想把自己的負面情緒讓別人看到。所以糾結了好久,終於一個人走進影院,想要找到共鳴,又害怕找到共鳴。是啊,一路跌跌撞撞,仿佛是成長的必由之路,這樣的成長無謂對錯,只是這樣壓抑的成長成就了“懂事”的自己,中是“聽話”“懂事” ,恰好我就是那個父母口中“聽話”的孩子,與其說心疼李玩,不如說是被影片中自己的影子感動。

說實話,從小到大,我一直很“怕”父親,這種懼怕不僅來源於小時候親眼目睹父親和母親經常吵架打架的日常,也來源於與父親少得可憐的交流。由於從小就沒有過交流和互動,所以和父親生分有距離感。小時候,父親經常和朋友在外面喝酒,每次喝酒回家都會和母親大鬧一場,見多了這樣的場面,每次父親出去喝酒,我都特別害怕,那時候的我只有三四歲,一個喜歡喝酒的父親的形象便是從那時候起印在腦子裏的。雖然現在我長大了,父親也早已一改年少時那般輕狂的做派,對我的關愛也會體現在生活的每一處,然而從小印刻在腦子裏的形象,我卻怎么也揮之不去。我很少和父親交流,可能是從小就沒有這樣的習慣,跟父親的相處方式永遠都停留在見面打招呼,有事情直接說的層面上,彼此沒有多餘的情感交流。有時候他想和我交流一下想法,我也想和他交流,但是每次交流的開始,他的語言和觀點,都會讓我有很不舒服的感覺,便不再願意和他敞開心扉,於是我便一次又一重複著扮演聆聽者的角色,不再交流,只是安靜地聽他說。他總喜歡把自己認為對的事情強加在我身上,言語間總有一種位高權重者的感覺,讓人特別不舒服。

慢慢地,我開始把自己的想法隱藏起來,基本上循規蹈矩地做父親認為為我好的事情,變成大人們眼中的“乖“孩子。如今,我25歲,依舊習慣性的扮演著“乖”孩子的角色,然而這樣畸形的親子關系讓那一個“真實的我”愈加強烈地想要破土而出,正如影片中反複提到的一個詞“偽善”,是的,如今的我學會了“偽善”,一面繼續扮演著“乖”孩子的形象,一面又叛逆的掙紮。

文章推薦:

留學 經驗

大學學制

升學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