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飄飄灑灑,紛紛揚揚,一抹笑容浮現在虛腫的臉頰,兒時的雪仗,美麗的雪人,雪地裏或深或淺的腳印,那般無憂單純的日子,一段不染纖塵,幹淨明朗的歲月,雪花飛舞,恍如昨,在生命裏淡淡地想起。

伸手,雪無聲地落於掌心,一股冰涼浸入手心。小心緊握,讓它感受掌心的溫度,只因喜歡。瞬間,雪花融化,化為水,冰涼浸骨。

雪落無聲,安靜如心,素心若雪。一份遇見,只是暖了心扉,不管多久,只要曾經擁有過就已足夠,哪怕只是擦肩而過,那份薄涼,終會在微笑中離去。

雪花,一瓣瓣,悄悄開滿了世界,覆蓋了一地的喧囂和淒涼。雪,輕輕而來,滿眼的純白是歡喜,素裝素顏,盈盈一笑,發自內心的簡單純純的笑和愛戀。

厚厚的雪花,覆蓋了所有。有些美好,終會在雪中沉澱;有些過往,早已在雪中湮沒,多少的記憶,多少的歡喜,多少的聚散,都會在雪中融化,在心中留下的只是微痕淡影。一如緊握於掌心的雪花,喜歡,卻在溫暖的一刹那,消失不見,留下的只是淺淺的水漬一片。

雪,紛紛揚揚,都是心念。暮然回首,雪地裏只有自己剛走過的深深淺淺的腳印,在身後清晰可見。生命裏,總有些人要入夢,總有些人要隨風,總有些事要落入塵埃,留下的只有自己還在流年裏緬懷。滴滴點點,文字裏,以自己的方式去懷念那些走過的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