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持簡單的人生態度,便可感受到生活中那些微小而真實的快樂,從而,體會一種滿足的幸福。穿過人世風雨,一處煙火簷下的蝸居,便是人心穩穩安落的福祉。

若人心向暖,承載著生命不語的恩澤,一程程山重水複的命運考量,便是一場場與寬容、慈悲的相認。平庸與隨性的堅持,便是處世泰然的靜逸。

智慧不爭,穩妥踐行,擁一顆淡泊心,過如水的生活。自然平寧中,心與靈魂終得以最明亮的升華。

若人心淡泊,那些憬悟的引領,便可與山形隨跡,流淌成一灣涓涓溪水的體態;追逐著人世的質樸與尋常,內心輕吟著禪意修行的歡悅,清悠,婉轉,即便有天魂歸了忘川,亦無怨無悔。

其實,人這一生,不必活的太過明白,做個粗枝大葉的人,未嘗不是一種安享的清福。

世間飛短流長,卷入歲月的洪荒;塵風無意,吹散眉上輕雪,還以心念一處無暇無殤的境域。

不求錦衣玉食的生活,過一種適宜自己的日子,即使素衣淡茶,容易滿足,便會獲得快樂。

山水過處,路遇風雨不知愁,將一米陽光灑在心懷;能與一個自己始終喜歡的人,將光陰虛度,忽而終老,是一件最美好的事,也是此生最妥帖的完滿。

無論光陰荒野無涯,還是蔥蘢繁盛,最原生態的那個自己,都有一顆悠然竹心,都有一份淡泊情懷。

不必為未了的前塵顧念,不必為迷霧的遠方擔憂,攥在手心裏的幸福,濡染了人間煙火的苦樂悲欣,許是別人眼裏再平庸不過的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