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證監會發布《基金附屬公司管理規定》和《基金公司有特定賬戶資產管理的公司風險控制指標管理暫行規定》,對基金子公司的淨資本和風控管理提出了明確的要求。此後,該基金的子公司走上了調整之路。截至2018年6月底,基金下屬子公司管理資產減少到6.12萬億元。隨後,該條例還對子公司投資於單一資產的比例規定了明確的限制,使子公司更難投資於非標准業務。

業內人士分析,監管的總體思路是去渠道、去嵌套、去杠杆,在這種背景下,基金子公司需要清理大量的渠道業務,這是該子公司規模迅速萎縮的主要原因。同時,近幾年的快速發展所帶來的惡果也逐漸顯現出來,許多配套產品紛紛“爆雷”。

基金子公司開始逐步轉型。上海某基金公司總經理表示,子公司業務已明確轉移到資產管理的源頭,逐步清理渠道業務,主要是積極管理和轉手業務。

“該子公司未來的業務規模將繼續縮小。”基金業內人士表示,對於很多基金公司來說,子公司的業務已經變得越來越“雞肋”。 “我們的子公司整體業務處於持續萎縮狀態,主要是維持股票業務,”消息人士稱。

此外,協會還公布了前20個月平均規模的私募股權管理機構和前20個月平均規模的非貨幣性公共基金。

以私募股權管理月均規模計算,建行以月均391.95億元位居榜首,創和金、中行以3710.02億元、2676.15億元居第二、第三位;第四至第六位是華夏基金、伊芳達基金和佳視基金。這六家基金公司每個月管理的私人股本超過2000億元。

按月平均非貨幣性公共資金規模計算,易方達、博世、華夏居第三位,非貨幣性公共基金月均規模均超過2000億元。其中,益方達基金月均規模為240.9億元,博世基金為2112億元,華夏基金為2027億元。

相關文章:

如何進一步發揮金融機構的作用是度過貨幣政策傳導

民營經濟的持續增長,大規模創業和創新必將迎來另一個發展高峰

提高交易所一線監管的規范性和透明度,避免幹擾正常交易行為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減少不必要的幹預不是對交易的監管

推動金融控股公司引入監管措施,加快完善金融監管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