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習慣了就好。於是我習慣了遺忘,也漸漸被遺忘。我習慣了順其自然,其實是我的無能為力。我習慣了微笑,當笑容不再是壹種表情,而是壹種習慣,我很難過。我習慣了離別,尤其是不告而別,因為我慢慢明白了不管曾經許諾的什麽,終將會在某個渡口離散Pretty Renew 黑店只是或早或晚而已。我習慣了嘩眾取寵,只是喜歡上了浮誇的感覺。我習慣了沈默寡言,只是多了瞻前顧後。我習慣了模糊不清,習慣麻木,曾經很多堅信的如今都不再相信了,口口聲聲的愛憎分明也被吹散在風中。我習慣了很多,也忘記了很多。

那麽明明白白,以為會刻在骨頭裏的,也在時光的打磨下圓滑剔透起來。記不清受過的傷,記不清痛徹心扉的感覺,記不清我們的歡樂,記不清曾經的愛有多深,恨有多痛,迷茫有多鋪天蓋地,想念有多刻骨銘心。當我擡起筆,想要銘記,記憶裏的人卻模糊不清,那些淚水,那些歡笑,那些我們真真實實經歷過的青春。那時的我是最好的我,也是最糟糕的我。謝謝妳們的容忍,也謝謝妳們幫我抵擋了那麽多流言。壹說謝謝,感覺就像在彼此之間劃開壹條溝壑,下過雨,淌成河
,就再也回不去了。我壹直說最悲傷的壹句話是壹切都回不去了,回不去的是妳,是我安利,還是時間的坐標?我們緬懷過去,厭惡現在,憧景未來,永遠沒有學會活在當下。

我記得,那天晚上在小學門口哭的壹塌糊塗,用盡全身力氣的哭,像大海般轟動,只覺得全世界都是孤獨,最後變成了自我慟哭。慢慢靠著墻蹲下,哭的不能自已。這麽久了,戴著面具很累吧,掩飾越來越完美無缺,妳把所有的喜怒哀樂壓在心底,讓自己覺得很好。別人問過得好嗎,當然好,過得不好又能怎樣,是不是說著說著過得好,生活真的會壹天天好起來?我不知道。我怕妳不快樂,我知道妳純粹,我怕妳太鋒利傷了自己,當我看著我們兩個互相安慰對方要看得開的時候,我真的很難過。我想念妳卜維廉中學,但說實話,我不敢碰見妳,我怕我的改變讓妳厭惡,我怕陌生取代我們的過往,我怕遇見那麽好的妳。有多美好,我就有多恐懼。當玻璃幕墻碎裂,會不會割傷妳?壹直說著無所謂,沒關系,妳開心就好的我,我們。

我用我忘了,來掩飾過去,

其實慢慢的,我真的忘了。

壹路狂奔,壹片空白,我不知道

屬於自己的路在哪,我該怎麽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