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買口紅絕對是一門學問。

每次進商場,興沖沖走到口紅專櫃,比對它們的滋潤度、顯色度、型號、包裝,一點兒不誇張,感覺自己在選妃。

口紅是妝容裏濃墨重彩的一筆。塗正紅,端莊;塗橘紅,鮮活;塗桃紅,嫵媚;塗深紅,氣場沉穩。

隨隨便便問一位女孩子,都能給你頭頭是道地講出,迪奧952偏深,適合配修身小黑裙;聖羅蘭12號以明豔著稱,配白色上衣,整個人提亮不少;紀梵希305中規中矩,但透著股明快幹練的氣質,適合輕熟套裝。

口紅也要和香水配,花香型的和魅惑香型的不能混,想可愛一點,就從頭至腳,要少女得不可一世;想成熟一點,就得拎出簡潔的挎包,配大剪裁手筆的OL風。

所有跟我略有交情的朋友都知道,我愛口紅。

我在化妝櫃裏擺了一排口紅和香水,出門前每次都細心挑選。男朋友對此很是無奈,他說買這麼多幹嘛,你還小嗎,還像小時候收集芭比娃娃一樣。

我說你不懂,女孩子就是要把自己寵到天上去。你看到的是一攤子雜物,在我們眼裏,可是閃閃發光的寶石。

02

瑪麗蓮·夢露曾說:“口紅就像時裝,它使女人成為真正的女人。”

女人沒有不愛口紅的。輕輕一抹,亮色在唇上綻開,仿佛一只鳳凰棲落在枝頭,美得決然而清麗。神采被那股火紅點燃,一顰一笑便渲染出不經意的動人,喜時,讓人愛慕;悲時,千般感懷。

缺少口紅一支,只作蒼白的打底,霎時便世間粉黛無顏色。

女人天生是畫家。

畫眉,眉梢抖落思緒幾縷;畫眼,眼角盈滿盎然笑意。嘴唇是臉上的花朵,無色便會枯萎。要一筆一筆細細抹勻,花瓣才迎風招展。

中人之資的女孩兒,塗上溫婉淺色,也會稍許迷人幾分;五官精緻的女孩兒,嘴唇若是用上一抹深紅,便能出落成惹是生非的美麗妖孽。

口紅是這世界專門贈予女生的美,是顧盼生姿的青春,是讓人心顫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