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東區法院宣判一項休班警涉嫌非禮案件,被告是名失婚警員,而在案發時他幫一名相識多年的女友人按摩,並稱在幫她按摩時對她胸襲,及從後摟腰。不過事主的證供卻前後矛盾。暫委裁判官稱事主在有意無意間在作供時誇張間接或直接誇大失實。

譬如説當事主第一次被非禮時稱「好驚」但自己並沒有即時逃走,還在被告的宿舍內停留30分鐘,與被告的距離始終保持一致,甚至被告稱頭痛,事主都無趁機逃脫。

此外事主也無清楚交代她與被告的關係,並在閉路電視中看到他們入房前後的交流截然不同,而且也不知他們在房進行了什麼事情,所以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講真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而且又比人幫你按摩,不是有好感又是什麼呢?女事主可能怕她的男朋友發現,於是做場大龍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