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將柔情,潑墨成姹紫嫣紅的圖畫。風舞柳搖,小橋流水,放飛的思緒,帶著花的芬芳。春暖花開,那是生命的印記。
一路行走,聊聽春聲
清晨看到半窗的綠,怦然心動。那是昨夜東風,喚醒了枝頭的細嫩。初綻的新芽,帶著鵝黃色,沾了晶瑩的露珠,嫣然入畫。三月的天氣微寒,這樣的顏色讓內心溫柔。微笑間,仿佛是一支明媚的曲子,將春光於心底悄悄熨過。
園子裏的牆上,也隱隱透出了青色。冬季的顏色還未完全過去,仍留幾分蒼桑的味道。倚窗去望,仍然能夠看到過去的痕跡,仍然能夠回想起從前。這些年來,從不刻意去回憶,偶爾也會撥弄了心弦。
端坐時光這端,回首從前。以現在的眼光,現在的心態來回望從前,回望從前的春暖花開。那些稚嫩的微笑,無需修飾,只是這樣靜靜地看著當初的自己,內心便會柔軟。曾經的溫暖,曾經的歡笑,曾經的悲傷,曾經的分離,那是歲月留下的真實印記。歲月匆匆,年復一年地傾聽春天的聲音。歲月靜好,淡守著一方安寧,細數晴暖的日子,讓縷縷春風敲響窗前的風鈴,讓陽光經過窗前,更讓錦瑟的年華種滿美麗的鮮花。一路行走,一路清歡,讓生活色彩斑斕。
倚窗遠眺,不由含笑。經過冬季的寒冷,春光綻露。這是一年最美的時光,更是用心感悟生命的時光。青石板間綠油油的,迎春花喧鬧著,玉蘭花端莊動人,美人梅綻開了笑臉,小草睜開了靈動的眼睛……花影旖旎,綠意萌動,風吹柳斜,小橋流水。春風吹來,醉了紅塵,醉了年華,更是行走人間的清歡。
春雨輕寒,誰叩情思
忽來的春雨,敲響了窗子。倚著簾子去看,卻看到光禿禿的梧桐樹。去年歲末修整園子的時候,婆娑的枝葉全部修剪,只餘了突兀的大樹叉。
想說,昨夜的夢境裏,仍會有著茂密的枝葉。大大的綠葉子,有的比臉還要大,油油的透出生機。梧桐枝葉茂盛,雨水滴下,又滴滴入夢。
想說,這些年來愁緒少了許多,也許是成熟了,也許是人心將老。那些美麗的夢境,那些美麗的幻想漸漸地淡了。春雨微寒,仍會有冷冷的感覺襲來。我裹了厚厚的衣服,去看那一排孤寂的樹枝,不覺間藏於心底的思緒悄然喚起。頭緒零亂,又慢慢理順,延伸到故事源頭Beauty Box 香港
恍惚間,溫馨的時光再現。喜歡的終究是喜歡,想念的終究是想念,不曾改變。那是禁錮於內心深處最溫柔的味道,於春雨裏滋生。曾經一度以為,不會再回憶或是懷念,但是我確信有一天你仍會站在我面前,稱我為“小小Y”,這是你給的名字,觸動心弦。春雨飄落,我知道,年輕的心不再,只有生命的記憶一直會在夢裏徜徉,也永遠會在夢境裏流浪。
總有些人在心裏紮了根,當春雨紛紛,那些穿過時光的情景,便如同這光禿禿的樹枝,重新發了芽,長了新葉。枝葉慢慢長大,雖然不及當初的豐茂,但也依稀看到了當初的模樣,感受到當初的希冀。某一段時光笑過,念過,某一段時光也放棄過,可是終究,仍會在這樣的雨中,看到了模糊的身影。時空變換,跳動的心依然。
某種思念,早已是難以描出的心字,更是難以畫出的心箋。再婉約的句子,也研不出歲月的心硯。如同春雨敲窗,恍惚間以為故人歸來,又恍惚間輕喚了花夢。想起梧桐花墜下的聲音,想起一園的紫色,想起明媚的笑臉,想起熟悉的身影,依稀仍是一場春天的故事。而你,在這些故事裏微笑糖尿上眼治療
花間夢事
於簡單的音律入手,枝頭上的花苞,開始了各種的萌動。有的掙扎著呼息,有的破啼而笑,有的撅了嘴怪春風不夠溫柔……所有的芬芳,仿佛是一眨眼,全部鮮活起來。
陽光溫暖,仍有倒春寒的風,偶爾襲來。如常,仍會擔心枝頭細嫩的生命,甚至可以聽到寒風中細碎的喘息。推開了春的門,又是一季輪回,桃花的夢境正濃,迎春花的笑意散開。從最單純的笑顏,到最溫潤的姿態,正是因為這一章節:春之盎然,花間夢事。
無法探究每一種花的夢,料是每一種夢境裏都會有不同的顏色。花開千種,夢有千行。水墨胭紅,水畔倒影,寫滿禪意;一腔柔情,潑墨芬芳,意緒淡淡;花上露珠的折射,是放飛的夢想,帶著希冀,帶著對歲月的展望。花開花落,簡單的輪回,卻給每一季的花朵帶來不同的故事,不同的傳奇。花開如詩,花落如詞。那一徑殘紅,訴說了淒美的故事。在這些經過裏,歡樂了,痛過了,留下的也許是愛的伏筆,也許是愛的收尾,更多的是對往事的回憶。春花遲暖也好,花韻散去也好,春的腳步匆匆,將時光折疊,將明媚入詩,讓春風留下人間故事。
采一眸歡喜入夢,那是迎春含笑,蓄滿了盈盈心語。采一朵思念的雲入夢,那是十裏桃花,直入心窩兒的笑意。采一朵羞淺的醉入夢,那是梨花勝雪,綻出了香甜……
初遇是花開的詩情,回首是花落的別離,春風是花之媒,在花瓣上寫滿情字,在花萼上注滿訴說。當花朵散去,繼續編織流浪的夢境。花間夢事,是花開花落,聚散依依的傳說。
端坐在春之門楣,傾聽春天的氣息,聆聽春天的喘息,花之夢於靜謐的時光裏翩躚漫舞。
走過春天
這樣的春天,恰是小開心在讀春天的詩句。童稚的聲音,絕不是無病呻吟者的語調。那些熟悉的詩句從稚兒口中清晰地吐出,如一劑清醒的良藥,一下子喚醒了昏昏欲睡的我。來不及與寒冷道別,春天就這樣不由分說地來了。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清晨的時候,窗外聚集了嘰嘰喳喳的小鳥,透過微明的窗曦,能夠看到映在窗上樹枝的影子,吐露了新芽。
起身的時候,回首看到家人沉睡的臉,淡淡的幸福在心中。日子總是平淡,來不及去記錄,歲月早已遠去。濟南的春天非常短,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已到夏天。
“楊柳綠千裏,春風暖萬家……”
柳樹忽然變得妖嬈起來,千絲萬縷的柳枝,如煙似霧,細細柔柔。它們在春風裏,輕輕擺動。
“春風放膽來梳柳,夜雨瞞人去潤花……”
當滿城的柳樹,迷惑了眼眸,一場春雨悄悄催開了花蕾。枝頭上的花苞,噗地一聲,全綻開了笑顏,五顏六色的花朵大大方方地露出了笑臉。
“春風一拂千山綠,南燕雙歸萬戶春……”
遠處的山脈也變得清爽起來,青山綠水,所有的景物變得水靈靈的。南方的燕子歸來,到處尋著去年的老巢。屋簷下,又聽到了紫燕雙雙歸來,呢喃的叫聲,又勾起多少紛飛的思緒。
尋找春天,發現春天,當小開心用孩子的目光及思維來觀察春天,我漸漸發現這樣的春天,將是一個不一樣的春天,因為春天無處不在,而溫暖及快樂也無處不在。
充滿生機的春天,有細雨清洗著柳樹的長髮,把柳樹裝扮成美麗的姑娘;小草伸出小腦袋,新奇地觀賞著新的世界;花兒們張開笑臉;小河嘩啦啦地在歌唱;綠了的小池塘,捕捉到太陽的光線,像是閃閃的精靈;風兒把春姑娘的氣息,傳遍四方,讓人陶醉;油菜花開了,像是鋪上了一層金子……
春天無處不在,小朋友眼睛裏的春天,更是無處不在。與其說,是我牽著他的小手去找尋春天,不如說是他牽著我的手,再一次地帶我走過春天。這樣的春天,這樣的經過,讓我也感受到了幸福及安寧,更看到了欣欣向榮及希望。
走過春天,一路不會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