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編輯在時裝周的行程相當緊湊:「跑騷」、與設計師及 國際名人會面做訪問是鐵定行程,偶爾加插突如其來的拍攝工作, 分秒必爭是完成工作的竅門。無獨有偶,一直追求精準時間的 Omega今次於巴黎時裝周內舉行了「Her Time」展覽, 慶祝品牌女裝腕錶的歷史,但當晚精心的行程安排、內容及氣氛都 有別於一般展覽,竟讓我能在馬不停蹄的行程中找到喘息空間,虛心學習 女裝錶的演變,並靜心地再次感受分秒間的轉動及氣息。

花都的黃昏相當優美,呼吸着清涼空氣, 踏上鋪滿了被染上金黃色的楓葉路段, 走進城中歷史悠久的 Hôtel de Sully ──「Her Time」展覽的會場,恍如進入時光隧道般如夢似幻。

場內衣香鬢影,展覽館的展品相當奪目,品牌更別出心裁地擺放了多款經典腕錶,細說品牌 百多年來女裝腕錶及設計風格的演變,當中包括 早期的 Lèpine 懷錶、Ladymatic 腕錶以及「神秘珠 寶腕錶」時代的珍藏,還有最新的女裝腕錶等等。 當中最難以忘懷的是1964年的珠寶設計師 Gilbert Albert 與品牌合作,構思了一款選用隕石撞擊地球而形成的罕有寶石級隕石,配上寶石及18K黃金 及鉑金的腕錶 ——Moldavita,錶內更配置了全球最 細小的自動機芯,可見品牌思想相當前衞!

此外,場內亦看到多款古董時計以及過去經典的廣告照,充分展示了歷年來品牌所塑造的女性時尚品味和多樣造型,瑰麗雅致。

與此同時,品牌為隆重其事,Omega 的總裁及行政總監 Raynald Aeschlimann、與品牌一直非常友好的名模 Cindy Crawford 一同上台與嘉賓見面。 有見於年青世代的無限魄力,品牌亦欣然宣布 Cindy 的女兒 Kaia Gerber 和兒子 Presley Gerber 成為 最新的名人大使,為晚會帶來精采時刻。

說到代言人,Cindy Crawford相信是品牌歷史中甚具代表性的人物,皆因她擔任了 Omega 的名人大使已逾20!今次除了參與 經典展覽外,《ELLE》亦因緣際遇,能與 Cindy 對談,交流她對腕錶、家庭及事業等的看法。

ELLE:腕錶及時間對你的意義是?

Cindy Crawford:先從時間說起,我是一個 非常準時及有條理的人,能善用時間及妥當 安排行程來應付每天繁忙的工作。所以對於 腕錶,我會因為日常需要而佩戴,但當時計 被電話取替後,人們不再以看時間來作為戴 錶的理由,令腕錶成為飾物而已,而我更會 視為「statement accessory」,因為它能為你的造型訴說故事,及透露當天的心情。

ELLE:你會怎樣運用腕錶來帶出自己的個性?

C.C.:有時候,我會喜歡穿裇衫及以中性形象示人,所以我會選男性化的腕錶來凸顯個性,但若要參加晚宴,我會把腕錶如珠寶一樣來配搭。在配襯的學問當中,我會建議女性先以一枚質素高、百搭易襯的款式作日常應用。多年來,品牌讓我大開眼界,加強了我對時尚的觸覺,所以我每天都能輕易為造型增添獨有性格及特質。

ELLE:那麼你有多少枚 Omega 腕錶呢?

C.C.:粗略估計,應該有八枚吧!我並不是一 個收集狂,我只會保存我最鍾愛的。當中有兩 款非常古舊,一是由朋友贈送的生日禮物、 40年代幼身腕錶;另一款則是60年代的款式。

ELLE:相比22年前,現在的你對於腕錶的品 味有何改變?

C.C.:我還記得人生第一枚腕錶是由透明塑 膠製成的,因當年的我不太相信自己的品 味,唯有盲目跟隨潮流,經常模仿別人的衣 着。自從跟 Omega 合作以來,我學會了欣賞 腕錶的品質及錶內的細節,而我平常的穿搭 非常輕便:裇衫、牛仔褲或黑色連身裙,所以 我會選擇設計簡潔的錶款作配襯,例如精鋼 及玫瑰金等款式。當有晚宴派對須出席時, 我會佩戴鑲有鑽石的 Ladymatic 腕錶,為造型帶出亮點。

ELLE : 如果要你贈送一枚腕錶給女兒 Kaia 你會選擇哪一款呢?

C.C.:90年代,我曾為品牌重新推出的 Constellation系列作設計顧問,而當時The Swatch 集團的 Nicolas Hayek 更為我製造了一 隻鉑金特別版,十分珍貴,所以我會選擇這 枚獨一無二的腕錶給 Kaia

ELLE:對於自己的兒女成為新進模特兒及全 新品牌名人大使,你會引以為榮嗎?

C.C.:會,但我更會因為他們都是一個好人而 感到自豪!因為他們的談吐舉止、工作態度 都非常得體及受人欣賞,這證明了我們之間 的世界能互相接通,令我非常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