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諗其實無咩人知道我嘅過去,作為正宗港式填鴨,細個嘅課餘時間指定活動就係補習、學鋼琴、游水、跳舞、水彩畫同油畫,但咁多樣嘢入面,我只係對油畫有興趣,可惜最早放棄嘅亦係油畫,原因係個社會話你知“藝術無價”,係好難賺錢,所以升上中學之後就被鼓勵唔好再學。 上星期佢哋喺毫無預料之下俾咗個驚喜我,媽媽神神秘秘帶咗我去佢學畫畫嘅畫室!開門見到係畫室果一刻,我係開心到呆咗,希臘人的浪漫可以好artistic。老師俾咗張海鷗相我畫,我心諗係咪玩我,成廿年無畫,突然叫我畫實物?! 會唔會難咗少少?無計,照畫,最多畫得核突得啖笑。 至於顏料,我話想要灰色,老師話我哋無灰色,要自己溝,好啦,係人都知黑溝白變灰,點知老師又笑笑口話黑色都係要自己溝,最後我只係得到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