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說起荷蘭,大家都會覺得她是歐洲的先進大國,更是設計、文化、藝術及創意的中心。奇怪的是,我們在看外語片時,會看法國、德國、意大利、比利時,甚至冰島、挪威等地的北歐電影,但卻甚少提及荷蘭電影。上週末,正好荷蘭領使館與The Grand Cinema舉辦了荷蘭電影節,放映五部不同主題的作品,便趁機會看了當中兩齣。

Son of Mine (2)

《黑幫父子情》(Son of Mine)曾於有「荷蘭奧斯卡」之稱的Golden Calf贏得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劇本及最佳攝影四項大獎,顧名思義地是一個關於父子情的故事。年過五十的Lei與二十出頭的兒子Jeffrey相依為命 ,Lei靠偷呃拐騙與買賣賊贓為生,Jeffrey則自己住處開設小小的地下大麻吧,二人雖生活潦倒拮据,但總算是父慈子孝。一天Jeffrey得悉父親欠下黑道貴利,立時向黑幫大佬兼債主Vester 自薦,替他辦事以代父還債。Vester對細心又有交帶的Jeffrey甚為賞識,漸漸委以重任,更安排Lei與他「父子幫」拍檔進行交易;牛脾氣的Lei卻不太滿意兒子的「新工作」,千方百計要他遠離幫會與不義之財,偏偏Jeffrey覺得這是可以還債兼賺錢的「荀工」。儘管二人都深愛對方,但彼此間的矛盾與衝突仍日益加深,最終釀成不可挽回的悲劇。

 

老實說,單看故事,本片無疑有點老套,尤其是結尾Jeffery死後留下遺腹子,Lei拼命想要補償的一段,一同觀看的好友更形容為像《天若有情》、《烈火戰車》的橋段(當然這兩齣都是好戲)⋯⋯然而,雖說沒有創新的設定與情節,但《黑幫父子情》的演出與拍攝技巧均甚為紮實,特別是Jeffery被仇家突襲險死,Lei狀若瘋狂、奮不顧身相救的一場極具爆發力,十分震撼。

Son of Mine (4)

更重要的是,電影在描繪深厚的父子情以外,還有着極強的社會性。故事的背景是荷蘭南部的Limburg,該地自煤礦業沒落後陷入經濟不景,戲中Lei的父親當年因煤礦關閉而失業,為生活勉強替Vester辦事,後來英年早逝,故Lei一直抗拒Jeffrey與Vester接觸,但環境逼人,Lei不單要向他借錢,兒子亦要幫他工作還債。儘管以非法手段營生,但Lei一直不想踰越自己的底線,對兒子經營大麻的小生意也頗有微言;直至Jeffrey投身Vester旗下,參與毒品、軍火甚至人口販賣的工作,父子間的衝突便一發不可收拾。

 

導演藉故事反映了基層人士在社會缺乏流動性下的無奈,Lei的父親為養家投身黑道;Lei做賊也希望有骨氣,可惜事與願違;到Jeffrey則為了改善兩父子的生活而踏上祖父的舊路,三代人彷彿演示着無法打破的宿命輪迴,而這亦是現實中不少人的命運。

 

另一個齣《兩個殺手真心膠》(Schneider vs. Bax)則是比較輕鬆的作品,故事講述殺手Schneider在自己生日當天接到任務,要到湖邊小屋殺老作家Bax,然後趕回家與愛妻女兒們興祝;同時,Bax為了接待精神緊張的難搞女兒,把年輕情人趕走。剛把女兒安頓好,忽然記起有重要任務未做──原來他也是殺手,奉命殺死今天將「到訪」的Schneider。

Schneider vs Bax (4)

Schneider vs Bax (3)

故事是典型的喜鬧劇設計,不斷發生的意外,如抑鬱加強迫症的女兒發脾氣走進沼澤、中年情侶因爭執闖入Schneider的貨倉、Bax的鹹濕父親突然帶着女友到訪、被趕走的情人又帶着猛男回來示威,以及自以為聰明的幕後僱主Mertens誤把計畫洩露給Schneider等,令本來簡單的殺手對決變得一波三折,未開打兩人已疲於奔命,充滿荒誕的喜劇感。 這種風格讓我想起多年前由Robert de Niro主演的《午夜狂奔》(Midnight Run),本來一個簡單的捉人押送任務,卻因為一連串的愚蠢錯誤、意外與巧合而枝節橫生。當然,《兩個殺手真心膠》並沒有《午夜狂奔》的明快節奏, 而且演出與拍攝手法也偏向沉穩、寫實,予人北歐電影的冷峻感覺,對看慣較誇張、戲劇化的荷李活式演繹的我們來說,是頗不同的觀影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