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 Still_20

 

非常美的一齣電影。大概是出於職業病,在電影中,Cate Blanchett那時刻塗得完美無缺、飽滿鮮明的指甲油,不只一次讓我看得入迷。

 

Carol Still_14

故事發生在50年代、即二戰後的紐約。當時經濟、社會發展緩慢,時裝亦然,街上充斥着沉悶的、彷彿停滯了十年的衣服。Cate Blanchett飾演的Carol,是個成熟、高貴而美麗的婦人,與離婚在即的丈夫育有一個只有幾歲大的可愛女兒。Carol總穿着令人目不暇給的華衣美服,加上其睿智自信、雍容雅緻的氣度,在人群中看起來,就如散發着光芒一般顯眼。

 

Rooney Mara在戲中很美,美得幾乎教人認不出來。不是指她的容貌,而是氣質,正如Carol所說:「My angel,flung out of space。」一種有如天外來客般的脫俗氣質。但在「外星人」的臉孔背後,卻是失去方向、不安而迷惘的心。

 

完場後,第一時間想起的是:「假如Carol不是如此高貴雍容,Therese不是如此年輕美麗,兩人還會互相吸引嗎?」隨即又覺得這種想法很傻。像女生愛問:「假如我的長相不是這樣,你會不會喜歡我?」男人會想:「假如我沒錢,她會不會跟我一起?」愛上一個人只需要一瞬間,而且都好像沒有道理可言,硬要去想原因,到最終往往只會得到似是而非的答案。

 

如果人與人之間的引力是化學作用,那麼大概每個人都是一種獨一無二的物質。由性別、種族、外表、性格、學歷、文化、職業、財產、優點、缺點、家庭背景到細微的動靜與生活習慣等,人之所以為人,就是由這些細節一一堆疊而成。最近流行將這稱為一個人的「package」,但人是一個無法分割的整體,我們永遠不能搞清楚一個人被另一個吸引是因為哪一項「化學成分」,無論對方是男是女。

 

一見鍾情的一場戲,拍得非常精妙。

 

電影的對白不多,正如Carol與Therese 邂逅的一幕,都是顧客與售貨員簡單對答。也許是在寥寥幾句中,Carol發現Therese與自己的共通點,臨別才拋下一句「你的帽子很好看」。一見鍾情的一場戲就是這麼簡單直接。導演的鏡頭與演員的眼睛也真的會演戲,無需多說也能把角色的性格、處境與轉變呈現出來。

 

含蓄的表現手法,令電影有更闊的詮釋空間。

 

我最喜歡的,是電影拍得含蓄、不煽情。即使是兩人因故分離,Therese也沒有呼天搶地、頹廢潦倒;而Carol面臨前夫以女兒脅迫,作出最後抉擇的一幕,也是點到即止、動人有力,更十分切合Carol成熟睿智的性格。另外,本片雖以保守的50年代為背景,但並沒有太強調社會對同性戀的壓迫。當然,Carol前夫是以其私生活「不道德」加以攻擊,在Therese的角度也有在意世俗目光的着墨;但與《解碼遊戲》中Benedict Cumberbatch飾演的Alan Turing的遭遇相比,可算是幸福得多了。

 

Carol因不能放下年幼的女兒而被囚禁於早已褪色的婚姻。

Therese亦面對着不同的抉擇。

 

正因這樣的取向,令《卡露的情人》 不止是一個愛情故事,而是關於生活方式的抉擇。你想要活出自我、面對自己最真實的需要,另一面可能是親情、安穩或奢華的生活、社會壓力、旁人的目光等,魚與熊掌總是難以兼得。Carol與Therese兩個不同背景、年齡、性格的女性互相吸引,然後啟發對方在各種限制與壓迫下,勇於選擇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我認為,這才是電影的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