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前出席了2017春夏巴黎時裝周,在眾多時裝騷之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場,是Dries Van Noten。 首先,是因為會場雖大,但樓底很矮,地方不太通風,人卻很多,氧氣很少。等待開場之時,穿著冬衣的觀眾們,人人手執紙扇在撥涼(同日另一場騷是Lanvin,碰巧品牌為每人送上了一把救命紙扇作紀念品)。我懷疑若果再遲10分鐘開騷,應該有人(例如我)會暈倒現場。 不過,會場布置太美,氣氛太好,以上種種都不重要了。 黑暗的環境裡,runway兩側放置了一座座巨型的鮮花冰磚,由日本花卉藝術家Azuma Makoto所創作。若果不是因為之前Fendi找過Makoto合作,我在網上看過他的作品,當場看到他的鮮花冰磚時,應該會感覺加倍震撼。剛才提過,騷場有點悶熱,冰磚一直在慢慢融化,水滴在地板形成一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