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前出席了2017春夏巴黎時裝周,在眾多時裝騷之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場,是Dries Van Noten。

首先,是因為會場雖大,但樓底很矮,地方不太通風,人卻很多,氧氣很少。等待開場之時,穿著冬衣的觀眾們,人人手執紙扇在撥涼(同日另一場騷是Lanvin,碰巧品牌為每人送上了一把救命紙扇作紀念品)。我懷疑若果再遲10分鐘開騷,應該有人(例如我)會暈倒現場。

不過,會場布置太美,氣氛太好,以上種種都不重要了。

黑暗的環境裡,runway兩側放置了一座座巨型的鮮花冰磚,由日本花卉藝術家Azuma Makoto所創作。若果不是因為之前Fendi找過Makoto合作,我在網上看過他的作品,當場看到他的鮮花冰磚時,應該會感覺加倍震撼。剛才提過,騷場有點悶熱,冰磚一直在慢慢融化,水滴在地板形成一灘灘水,予人一種生命在流動的感覺。

第一位模特兒穿上白衣出場時,沒有配樂,只有淙淙的流水聲,然後是日本sound artist Ryoji Ikeda的《Op. 1:1》,聽來像高頻的電子聲音,帶來的與其說是詩意,我覺得更是一種憚意。一般來說,我不太注重背景音樂,但這騷還是吸引我查了一下,其他音樂包括《A Love Bizarre》(Originally Sheila E)、Yma Sumac《Taita Inty (Virgin of the Sun God)》、Pulp《This is Hardcore: End of the Line Remix》,還有finale時播放的Madonna《Frozen》。

環境、音樂、服裝,一切都配合得多麼完美。原諒我詞窮,有興趣的話請直接去Youtube看看。

回港後不久,Dries Van Noten本人來港出席活動,我有幸又有緣地跟他作了一次短訪,原文可見於《ELLE》香港版1月號或elle.com.hk(訪問連結)。實不相暪,跟他碰面前並不算很了解他,因為要做訪問才急忙做功課,認識多點,又跟他見過面後,才越發欣賞這位設計師。

 dvn inter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