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喝茶,若茶樓有供應流沙包的話,都會必點來吃。忘記了在不知那個聚會中,突然間說起很想吃新興的流沙包,朋友們全也未曾吃過,於是便相約到來喝茶。以往來吃的都是零晨三、四時,但現在又怎可能像讀書時候那樣瘋狂,玩樂至夜深時分,再來喝個早茶呢。為了吃到流沙包,一眾居住在新界、九龍區的朋友在這週末放棄了睡眠時間,一早便出發前來喝茶。 (more…)